拉斯维加斯喵

尝试写一下六爻的同人文!

《殊途》【一】

《殊途》
〖强强;江湖;古代;强行ooc;同人变原创〗
#晏浩航×周可溢#
(晏殊行×周子然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、 
         上弦月高高地挂在黑夜里,无声无息,空气寂静地快要凝出水来。这时,一道暗影飞快的划过夜空,在月光下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影子。他不停地在房檐上起起落落,最终消失在周家的府苑中。
         那道暗影在一扇木门前停下,柔和的烛光透过薄薄的纸窗蔓延出来。他顿了顿,继而上前轻轻扣响了门:“少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隐七吗?进来吧。”屋里人仿佛早有预料,声音不起波澜。木门嘎吱一声被推开,还未等深秋的霜寒侵入,门又被隐七迅速关上,将逼人的寒气尽数挡在一门之外。
         周可溢静坐在塌上,就着刚磨好的新墨,在宣纸上留下清瘦有力的字,“说吧,让你去做的事办的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 寂静了片刻,隐七没有回答周可溢的问题,反而开口道:“少主,晏将军回来了……”闻此,周可溢神色无异,依旧没什么表情。烛光跳动,火舌舔舐着微凉的空气,在他侧脸上映出一片柔和的光晕。
         空气又恢复了寂静,隐七抬头向少主看去,眼里流过一丝诧异,就像少主的反应不该如此平淡似的。但也只是一瞬间,隐七立即收敛了外露的情绪,做好他该做的事。他是一名影卫,也是周可溢为数不多的亲卫之一,不该管的就不去管;不该看的,就算看到了也要当做没看见。
         狼毫笔尖在宣纸上划过,一撇一捺,俱是舒朗清隽。若是不禁意地一瞥,会给人以烹茶煮酒赏花般的闲适。但如是仔细观摩,就会发现藏在字里行间的金戈铁马、飒飒风骨。
        都说字如其人,丝毫不假。
        周可溢写完最后一个字,把笔搁在笔枕上,继而又将宣纸折好装进一纸信笺里,滴蜡密封。做完这一系列的事之后,他仿佛才想起了什么,把手里的信笺递给在一旁待命已久的隐七:“把这个交给隐八,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属下遵命!”隐七将信笺装进暗袖中,正欲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等等!”周可溢突然叫住隐七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什么事吗?少主。”
        周可溢微微张着嘴,然而又闭上了。最后状似不经意地一问:“殊……晏将军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        还未等隐七开口,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屋里人的对话。敲门的人像是笑了笑,“你们是在说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 隐七顿时头皮一炸,挡在了少主身前。
        见状,周可溢叹了口气,对隐七说:“你先走吧,这事儿我自己应付……”隐七泯了泯唇,心中天人交战了一会儿,最后决定听从少主的命令。
        等隐七一走,周可溢才说道:“有什么事进来说吧。”说完门就被推开,走进一个着素衣的男子,即使褪去了铠甲,锐气丝毫不减,较之四年前,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把开了锋的利剑,饮了血的宝刀。
        晏浩航推开门的一瞬间便愣住了,眼前人的模样深深地刻入他的眼眸,领口和袖口的一抹艳红,给眼前的人添了一分生气,眉目长开了些许,却依旧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白衣扬鞭轻骑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好久不见,你就认不出我了?”周可溢坐在塌上挑眉轻笑道,“殊行这次来找我,是为了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 晏浩航一听,额上青筋一跳。有什么事?一个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消失了四年的家伙问他来找他有什么事?虽然晏浩航心里这么想,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公办公事的:“这次来找你是因为一件命案,和你两年前重出江湖的作案手法极其相似,你得和我走一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闻此,周可溢也不加解释,发出一声闷在喉咙里的冷笑,“跟你走?去哪儿?衙门还是大理寺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 因为晏浩航一直站在门口,木门大大地敞开,冷气一下子灌进屋里。周可溢不禁环着手,打了个寒颤。晏浩航这才反应过来,转身又将大门关上,把放在一边的白裘丢在周可溢身上,不由分说道,“你做好准备,我明天辰时来找你,到时候不管怎样都得跟我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周可溢看着那道走出门的背影,才放下了挂在嘴角的冷笑,化作一声轻叹:“已经四年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是啊,已经四年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