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斯维加斯喵

高三长弧

【轰出胜】学渣生存手册(3)


◎主三角(大概)

◎校园背景(大概)

◎私设年龄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腾的一下绿谷的脸就开始变红了,一直红到耳朵尖都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。

“轰……轰轰……轰君!”绿谷结结巴巴。

见状,轰焦冻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“如果说是听说我要做家教的那就请回吧,我暂时还没有那个打算。如果说,你只是喜欢我的话,那我给你签个名吧,以后别打我的主意了。”

说罢,轰焦冻在绿谷手上签了一个名,转身走了。

“等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轰焦冻就已经走远了。

“等一等……”绿谷待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喂!

好巧不巧,回家的路上还碰到了爆豪,爆豪看到绿谷手上的签名,原地炸毛,横眉吊眼地骂咧道,“死阴阳眼!波斯猫!学生会长了不起啊!明天就去把学生会炸了,哦对,还有那个741,顺便也给炸了吧。”

……

“轰君,父亲在书房等你。”轰焦冻的姐姐喊道。

“哦,好,我知道了。”轰焦冻坐在玄关换好了鞋。

看轰冬美还没走,轰焦冻问道,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父亲,父亲他脸色不太好看,你待会儿……小心点。”轰冬美瞬间降低了分贝。

轰焦冻低着头,额前的碎发挡住了眼睛,让人看不出他眼底的神色,深邃的光在他眼底流转,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,那只是一瞬间的事,抬头时,轰焦冻又是那个三好学生,模范代表了。

“不用担心,我有分寸的,姐,你先回房吧,我去找父亲了。”

轰焦冻站在书房门前,抬手扣了扣门。

“进来。”一个浑厚威严的声音从门内响起。

轰焦冻隔着一个小书桌坐在了安德瓦的正对面,一言不发,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。

隔了许久,安德瓦打破了这表面上的平静,“轰焦冻,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。”

“我没什么可以说的,如果你也没什么要说的话,那就恕我不奉陪了,我还有点事儿,先走了。”轰焦冻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,好像只是说了一句自己中午吃了什么饭一样,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,彻底让安德瓦暴怒了。

他拍案而起,“坐下!不要让我重复第二次!这是一个儿子对父亲该有的态度吗!无法无天了是吧!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!”安德瓦瞪大了眼睛,额上青筋暴起,双手攥紧,让人毫不怀疑这双拳头下一秒就会落在轰焦冻身上。

但终究还是没有。

轰焦冻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,缓缓吐出来,上眼睫毛微微耷拉着,“可是父亲您也不该擅自做主,让我和别人相亲,你明明知道的——我对女生没兴趣。”

闻言,安德瓦气不打一处,差点岔气,“那哪里是相亲了!我只是让你和她吃一顿饭罢了,让你好好学一学别人的家教、礼仪都是怎么样的。”

“哪里不是相亲了。”轰焦冻冷冷地回了这一句。

“够了!”安德瓦刮了他一眼,“去外面走廊里站着吧,我暂时不想看见你。”

二话不说,轰焦冻转身就走,没有施舍给他再多一个背影。

“嘭砰”房间里传来桌子倒地发出的沉闷响声。

过了很久,房间里没有声音了,走廊也没有,月光从云隙中撒下一丝光辉,短暂地照亮了轰焦冻的半张脸。很快,这一丝微弱的光线也消失了,黑夜终于寂静了。

没人叫他回去,轰焦冻也就在外面站了一个晚上。

第二天,他还是像往常一般,提着书包去上学了。

没人发现他的脸好像有点红,呼吸略有些灼热,连轰焦冻自己也没怎么察觉,还以为是站了一个晚上,有些累罢了。

这次着凉引起的感冒发烧来得有些凶猛,早上还没有什么感觉,等轰焦冻反应过来,他已经在课桌上睡着了,不知道是烧晕了还是怎样,反正意识很浑浊,就像半身趟入沼泽一般,浑身发软。

最后还是同学把他送到医务室里去的。

……

绿谷今天的胃药没拿,上课上到一半,他的胃就开始不甘寂寞地捣乱,绞着纽着,硬生生把绿谷疼出了一身冷汗。绿谷坐在最后一排,弓着腰揉按着胃,试图让它能稍微安分点,无果而终。

下课之后,绿谷自己去了医务室。

没想到医务室外面还有很多人,他们把一个同学送了进去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但是剩下的人还站在医务室门口的,一个个人高马大,完全挡住了绿谷所有的路。

他按着胃,气若游丝道,“那个……学长,能,能借过一下吗?”

前面那个人闻言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把他的同伴们都一巴掌给呼噜开,“诶!你们快让让,挡人家路了!”

他们一看绿谷那煞白煞白的小脸儿,瞬间让出了一条路。

“谢谢啊,学长。”绿谷泯唇一笑。

绿谷一走进医务室,就看见了在他手上签名的那个人,那个人也刚好醒了过来。

他们面面相觑。

各自从对方眼里读出了点不同的东西。

轰焦冻:这人怎么这么执着,都追到医务室里来了!

绿谷:妈妈呀!怎么又是他!难道这就是缘分吗?

评论(1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