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斯维加斯喵

高三长弧

【轰出胜】学渣生存手册(1)

◎主三角(大概)

◎校园背景(大概)

◎私设年龄差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出久啊,妈妈给你做了点小蛋糕,这儿还有一杯西瓜汁,别学太晚了,累了就吃点宵夜”

“好的妈妈,我待会儿就睡。”

绿谷妈妈把盘子放在桌子边上,轻轻阖上门,“记得要早点睡哦,你的身体还没好全呢,可经不住这么个熬法。”绿谷妈妈担忧地看了一眼绿谷,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随着啪嗒啪嗒下楼梯的声音逐渐远了,绿谷放下了手中的笔,单手支着脑袋,轻轻揉按着太阳穴。

是的呢,自从发生了那次事故之后,他的身体一直就没好透过,暗旧陈伤总会在不经意间发作,总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刻刺痛纤细的神经。但是现下的情况还不允许绿谷留出充裕的时间去好好修养。

三个月前,本应该拿着录取通知书进入UA高中的绿谷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望着灰白的天花板发呆,耳边只有铁板床摇晃发出的嘎吱声,还有各种医药瓶罐在小车上发出的清脆的碰撞声。

消毒水,医用酒精,病毒,细菌无处不在。

真是头晕眼花令人发呕。

等情况好一点之后,绿谷从主治医生和妈妈那里听闻自己这是出了车祸,但绿谷却怎么也记不到车祸的经过,甚至回忆不起自己是被车撞了。

顺利出院已经是在UA高中开学一个多月之后的事了。UA是不会为了一个学生而推迟开学日期的,所以,绿谷不仅仅是没能参加入学仪式,这一个半月里所教的知识也需要他在课余时间补起来。

况且,再过不久,会有一次入学模考,这次模考很重要,这不仅仅是学分的问题,更是会决定以后的分班和指导老师。

对于绿谷来说,担子不是一般的大。

不过现在确实该休息了,绿谷看了一眼桌上的小闹钟,抹了一把脸躺在床上。

精神确实受不住了,绿谷迷瞪迷瞪眨了眨眼睛,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半夜。

啊,头痛。

绿谷皱着眉翻了个身,抱紧被子放慢了呼吸。短短几分钟,绿谷翻来覆去不下十次。最终他放弃了挣扎,从床上坐起来,床头的小闹钟上“4:38”闪着光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绿谷看见了天边的晓光。一夜又这么过去了。

“我出门了,妈妈!”绿谷穿好鞋打开了门。

“路上小心哦,出久。”妈妈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来。

地铁站人来人往,恰逢上班高峰期,绿谷把书包抱在前面被人潮挤来挤去,随波逐流,最终他还是被挤进了地铁。小小的地铁里挤满了人,摩肩接踵,动弹不得。放眼一望,全是脑袋。

其中,一颗黄色爆炸头特别显眼。

神奇的是,人满为患的的地铁里,爆炸头周围却空出了一平方米的空地,就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结界一样,隔绝了拥挤的人群。

耳洞,耳钉,爆炸头。

墨镜,铆钉,单挎包。

他低头皱着眉耍着手机,若是再叼支烟,妥妥的社会大哥无疑了。

绿谷瞄了一眼赶紧低下头。

别人可能认不出来,但是绿谷怎么可能认不出17年来一起长大的爆豪呢。

就算爆豪去做了明星,他们之间的交集逐渐变少,可那标志性的黄色爆炸头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嘛。

也不知道周围人是不是瞎,或者说是小胜的眼神太恐怖了,让周围的人不敢多瞄一眼。

就算有人认出了他,被爆豪淡淡看一眼也就老实了,不敢再吱一声。

“叮——UA高中到了”

又是一阵人潮涌动,绿谷被带出了站。

一出来绿谷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让氧气充入肺里。

绿谷向四周看了一转,没有发现爆豪的身影,也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。

还没等绿谷把这份复杂的心情咂么透,正主的声音从背后冷冷响起,“臭久,你这是在找谁呢?怎么?以为我走了,所以你很高兴吗?”

绿谷转头一看,爆豪拉下墨镜,口罩挂在单只耳朵上,手揣在包里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。自己就像一只被猎人拿枪瞄准了的猎物一样,炸起浑身寒毛。

“没有,不是的,小胜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一时间,绿谷退后了几步,竟回答不上。

“啧。”爆豪不耐烦地咂了一下嘴,“不用解释了,不用担心我以后会找你麻烦,不会了。”说完,爆豪重新戴好墨镜走了。

留下绿谷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???什么意思。

小胜的意思是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吗?

是讨厌我了吗?

是……是知道我喜欢他了吗?

绿谷的心脏咯噔跳了一下,又重重落回胸腔里,血液变冷,冷得发颤。

小胜讨厌我了……

我该怎么办……

绿谷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