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斯维加斯喵

高三长弧

【忘羡】醉沉欢(ABO)

#蓝忘机(alpha)×魏无羡(alpha?)#
#现代ABO paro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少爷……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?回去肯定会被江家主骂的……”一个看起来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少年如是说道。

魏无羡吐掉嘴里的血沫星子,抹掉嘴角残余的血,很是嚣张地说,“我早就看温晁不顺眼了,今天是他们先挑起的事,我跟你讲,这事儿完不了!”话音停顿了一下,继而魏无羡回以轻蔑的笑容,“也不知道他是从哪个旮旯角上钻出来的,带着一身臭泥,也不怕污了我的眼!”

事已至此,温宁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是没法息了,能怎么办?事情根源在他自己身上,只怕是他连累了魏少爷。唉……回去得好好向江家主解释一番,免得魏少爷遭受皮肉之苦。

不得不说,魏无羡的嘲讽能力实属一流,转念间,温晁就气得发紫,青筋暴起,二话不说就抡着拳头打了过来,那些和温晁一起来的人,大多都是温家的小少爷,没受过委屈的那种,话说成这样,他们还能忍吗?

一时间,场面变得混乱不堪。

温宁穿着一袭白衣,一马当先,和他表现出来的文静不同,出手又准又狠,来一个趴一个,来一双倒一双。只要是知道魏无羡的人都知道温宁,江湖人称“鬼将军”,是魏家少爷手下的第一打手,明明只是一个beta,却少有alpha能打过他。以魏无羡那爱挑事儿的毛病,至今还能安然无恙,有很大一部分都归功于温宁。

但是就魏无羡自身而言,可能比温宁更加厉害,手段也更毒更狠辣,虽说他打架用的都是巧劲,但别人还真奈何不了他,无一不是青着眼圈肿着脸回去的。

对方以二敌百,丝毫不落下风,温晁的脸又青了一分。他破口大骂,“一群废物!干什么吃的!连一条被家族驱逐出门的狗都打不过,留你们还有什么用!”温晁气急败坏口不择言,“最好像温宁他姐那样,早死了算了!”

话音刚落,混乱的场面一瞬间安静了下来。温宁脸色惨白,握紧了拳头,“你再说一遍……”

突然,一只手拦住了温宁,魏无羡示意温宁先退下,他脸上的表情很冷,几近凝结,“不知道你爸爸有没有教过你如何做人,哦,我忘了,你根本就学不来这项人人都会的本领,真是悲剧。不过也好,我今天可以勉为其难地当一下你爸,教你一些皮毛,怎样?”

话音未落,魏无羡已经一拳打在了温晁肚子上。温晁捂着肚子一脸不可置信,“你……你敢……”

闻言,魏无羡挑起一边眉毛,“怎么不敢?”

本来下一拳已经要落在温晁肋骨上了。警笛从远至近,越来越清楚。魏无羡不得不放开温晁,很是遗憾地说,“没办法,我以后再教你吧……有急事先走了。”

分神间,倒在一旁的温家子弟突然暴起,轮着一根棍子就向他砸来。

来不及躲开,棍子硬生生地落在魏无羡的胳膊上,划出一条很长的血痕。那个人打完就跑,一瞬间温家人全跑光了,连个影子都没剩下。

“少爷!你……”温宁一看到魏无羡胳膊上的口子,就大感不妙。赶紧撕下衣摆帮他包扎上,希望能稍微起到一点作用。

魏无羡就着温宁的手,站了起来,“不用,我们得快点走,走晚了会有大麻烦。”

……

警察到达的时候,该跑的人都跑光了,只留下一推钢管,和零零星星的血迹。

队长的鼻子抽了抽,打了一个喷嚏,这时,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钻入他的鼻腔,愣是让他打了个机灵。再仔细一嗅,什么味道也没有了。最近得了鼻炎,鼻子不好用了,队长在心里面悄悄叹气。

同时,两道人影从逼仄的小巷中闪过,最后落在拐角处的一抹阴影中。

“温宁,帮我查一下最近的医院在哪里?”说完,魏无羡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硕大的蓝色招牌,颇为郁闷,“好了不用了,我已经知道了……”

姑苏的医院,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蓝家开的,算是快要垄断了医药市场,神奇的是,他们并没有因为独家技术和而大幅度提高价格,任何人都有能力去看病。

不得不说,真傻。

不过在这种情况下,魏无羡也只能赞叹一下蓝家的高尚品德,毕竟有求于人嘛……只是,希望不要碰见蓝忘机……

略做一番乔装打扮,温宁和魏无羡成功进入了蓝氏医院,密密麻麻的人头在里面攒动,真让人绝望,更令人绝望的是……

“嗯?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蓝忘机盯着魏无羡,面无表情。

“蓝……咳,含光君,怎么?难道不让我看病吗?”

蓝忘机也不说话,只是直直地盯着魏无羡。魏无羡笑得脸都快要僵了,他才冷不伶仃地蹦出一句,“过来,我给你看看。”

“这……这么麻烦,怎么好意思……”魏无羡冷汗都要滴出来了。

“怎么不好意思?”蓝忘机一句话堵死了他,魏无羡再也说不出话来,只能乖乖地跟在他身后。

魏无羡跟着蓝忘机穿过大厅,东绕西绕,其间,魏无羡目测了一下蓝忘机的身高,好像比自己高上些许,三年前他好像还比自己矮上几分来着,是吃了什么激素长这么快?魏无羡默默地思考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蓝忘机推开诊室门,比其他的房间高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既然都到这了,不治白不治。魏无羡脱掉外套,撕下裹在胳膊上的布条,血还没止住,一点一点地往外浸。

蓝忘机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,“把手给我。”

随即,他用生理盐水冲洗了一遍伤口,把血渍和血块冲掉,又把碘伏抹在伤口周围。做完这些准备工作,蓝忘机拿起一只破伤风针,直接注射进了小臂的肌肉里。伤口太深,只能缝合,还没等魏无羡有所反应,蓝忘机已经打了麻醉药,缝合完毕了。纱布裹了一圈又一圈,最后还打了个死结,系太紧了,痛得魏无羡嗷嗷直叫。

直觉般地,魏无羡觉得蓝忘机不太高兴,有点公报私仇的感觉。仔细想想,自己好像并没有干过什么对不起蓝忘机的事情,毕竟自己也才刚回国不久。不过经这么一想,好像在走的那一天,顺带寄了一本小黄漫给他……

蓝忘机不会就因为这件事而怀恨至今吧。

魏无羡顿时有点虚。

三年不见,蓝忘机还是没长残,但是气质更为内敛了。要不是自己从小和他一起长大,摸清了他那冷冰冰的脾气,他差点都要心动了,美人儿嘛,谁不喜欢。

毕竟三年没见,虽说不见生分,但始终有一层隔膜挡在两人中间,有些难受。魏无羡左思右想,最终说道,“诶,含光君,实话给你说吧,我是去国外治疗了,最近快好了就回国了,真没有故意欺瞒你的意思,我以为江澄已经给你说了……”

蓝忘机脸色柔和了一份。

见状,魏无羡又继续说,“这样吧,这周周末带上思追他们出去玩儿,权当请你吃个饭,怎样?”

蓝忘机想了想,“可以。”

冬日的暖阳化开了薄冰,隐没在发梢间,暖洋洋的……

魏无羡早已离开了医院,蓝忘机坐在椅子上,托着下巴沉思着。空气中还残留着一股清香的薄荷味,是信息素的味道,只不过和平常的信息素略有不同。哪里不同,蓝忘机也不知道。

TBC……(并没有,我鸡血用完了,不会有后续了。)

(新年快乐~)

评论(3)

热度(104)

  1. 淡🍁语-苗我祈祷着明天的到来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第1973个失踪的梦拉斯维加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墨染白宣拉斯维加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我祈祷着明天的到来拉斯维加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淡🍁语-苗拉斯维加斯喵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