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斯维加斯喵

尝试写一下六爻的同人文!

殊途【四】


【四】

“阿囡?”

阿囡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叫她。

“阿囡!”那个声音再次响起,带着些许急切。

这时,她正做着美梦,梦见有一个大大的宝箱子从河的上游顺流而下,只不过那宝箱长得着实奇怪了些,长长的,方方的,简直和她家后山上的那些要被埋进土底下的木头一模一样,实在是像!太像了!一定是藏有什么绝世大宝藏!阿囡一边痴痴地想着发大财,一边伸出魔爪探向“绝世秘宝”。

就在她的手指摸上宝箱的一瞬间,突变横生。还没等她细细体会宝箱的质感,一双有力的手硬生生地将她从美梦里摇醒,同时还伴有那人独特的嗓音:“阿!囡!你的哈喇子流地上了!”

眼睁睁地看着触手可及的宝箱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她朋友那张写满“担心”与“关切”的大脸。阿囡顿时一口气卡在喉咙里,愣是咽不下去咳不出来。没办法,她也只能用“饱含深情”的目光盯着她的好友。后者仿佛察觉到了什么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她摸了摸阿囡的额头,沉默片刻,继而用一种绝望的语气自言自语,“完了,阿囡被吓傻了……”那悲恸的神情不似作假。

阿囡偏过头躲开她的手,无奈道:“行了行了,我没疯。”

她的好友闻言收回了手,收敛了表情,严肃地问,“阿囡,你真的没事吗?你知不知道,你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!”

听到这里,阿囡才真正地吃了一惊。她抬头,满脸诧异,“不是吧喂,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这也太能睡了吧!”

那人毫不吝啬地给了她一记白眼,“你说你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就去洗一次衣服也能被河里的尸体吓晕,这不,一睡就是一个月。”

记忆慢慢复苏,一些可怖的画面涌入脑海,阿囡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。见状,她的好友眼疾手快,狠狠地摇晃着阿囡的肩膀,“诶,诶!可别再晕了!我可不想再白干一个月的苦差事儿!”

本来不想晕的阿囡,被她这么一摇,脑子更涨了。不知为何,她突然想起了把她吓晕过去的尸体,一个疑问浮现心头,“为什么那些尸体都没有脑子呢?好像脖子后面还有个洞来着?”

周可溢瞥了一眼渐暗的天色,转身加快了步伐,黑夜对他来讲就是一个大麻烦。这个麻烦自己知道就好,其他知道这个麻烦的人,坟头草估计已经三尺高了……

周可溢来到这座小镇的时候,专门挑了一处平淡无奇的客栈,按理说不会有人能找到他。可就在他走进客栈的一刹那,他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下意识地,周可溢藏在了门背后,竖起耳朵偷听那人的谈话。

“晏将军,我们去寻一处好客栈吧,这塌太简陋了。”一人说道。

“不用,我们本来就是来秘密查案的,太大张旗鼓,会打草惊蛇。还有,不必叫我晏将军,我不想暴露身份。”晏殊行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。话音刚落,周可溢察觉到晏殊行的视线直直地向他藏身处探来。他连忙屏住了呼吸,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不出意外,晏浩航的视线也只是停留了几秒便移向别处了。但是,躲在门后的周可溢却出了一身冷汗,心跳加快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,亦或是说在躲避什么……与久别的故人重逢他应是感到欣喜才是,难道是因为情怯?不是,是因为两个人的身份和地位吧……

一个高居朝廷,为之所用;一个身处江湖,与之相对。敢问两个身在敌营的故友如何再相见?那也只有天知道……

周可溢自以为自己藏地天衣无缝,确实,一般人绝对无法发现他,但晏殊行晏将军是一般人吗?显而易见,将军府少府主可没那么好当。他已经察觉到门后有异,把周可溢找出来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,他表面上的不动声色只是做给门后之人看的罢了……

周可溢还没发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,他见晏浩航一行人还站在原地没动,他略一思索,悄无声息地从客栈外面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没过一会儿,周可溢听到了从楼梯口传来的店小二的声音,由远及近,最终停在了隔壁房间,“几位客官,这里就是公子要的单人间,剩下的房间就是多人间了,不知几位意下如何?”

没想到晏浩航突然开口道:“我就住这间吧,你们去那边挑一间喜欢的房间。”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,所以这房间的分配问题就这么愉快地解决了。

他们愉快了,周可溢却不高兴了。

为什么那么多大理寺官员却让一个将军府少府主来查案?

为什么那么多客栈唯独要在这个偏僻简陋的一处住下?

为什么那么多房间偏偏选中隔壁房间?

大概自己今年犯太岁,风水不好吧,等有空了得去找位大师给自己改改运……

周可溢心中坚定地想。

评论

热度(5)